[全职喻黄][日常向大概][联文]还好[1]



【合租第一天•“诶你不就是那个喻文州吗”】

  喻文州提着少量的行李走到三楼,把行李轻轻地放下,想要尽量不会吵到别人。然后安静地等待魏琛老师联系的合租人。房东太太爽快地表示小喻的人品她信得过,又因为嫌麻烦,于是直接把钥匙给了他。

  “噔噔噔”的上楼梯的声音很大,还伴随行李箱轱辘的“咕噜咕噜”声,似乎魏老师说过的一起合租的人,好像还带着很重的行李的样子。

  喻文州面带微笑走下去,想帮未来的合租人搬下东西,却毫无防备地被一抹一下子映入眼帘的亮黄色晃了神。

  再回过神来时,面前已经站了一个笑颜灿烂的男孩,咧着嘴笑,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;虽然是亮黄色的头发,好像染过一样,却出奇地显得很干净。

  “你好,我叫喻文州,喻是——”喻文州刚想自我介绍,却被男孩打断。

  “诶我知道,你不就是那个喻文州吗,咱们不是同学嘛。”面前的人神采飞扬的笑,又夸张地模仿自己开学时在讲台上作的自我介绍,“大家好,我叫喻文州,喻是不可理喻的喻,谢谢。看我学的像不像你啊哈哈哈哈哈。哦对了你好像不认识我的样子,真是的太不礼貌了啊,我作自我介绍时你肯定没认真听吧,同班同学的自我介绍一定要好好听呀,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再说一遍吧。我叫黄少天,今年夏天十八岁生日,性别男,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,最喜欢的天气是雨天,最喜欢的人是我爸和我那个早恋的弟弟,最讨厌的东西是学校那个年级组长叶不羞,洗澡的时候最先洗的部位是……【‘洗澡梗’出自《FREE!》中百百对江的介绍】”

  喻文州通常是不会打断别人的话的,可是看了看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黄少天,他说:“少天……嗯,这样叫你可以吗?我的喻是言喻的喻,而不是不可理喻的喻,虽然字一样。外面有点冷,我们可以进屋了吗?”

  “嗯?好呀好呀。”黄少天转身提行李,看到一只白皙的手突然伸过来,帮他提起来沉重的行李箱,诧异地抬眼看时对上的是喻文州带着笑意灿如星子的眸子。

  “谢谢你啦,喻文州你还真是个好人啊,怪不得老魏那么放心地让我和你一起住,老头子看人眼光越发的不错嘛。”黄少天两手空空,跟在提着行李的喻文州叽叽喳喳絮絮叨叨地进了房间。

  还好,魏老师介绍的合租人是你,而我,不用继续渴求热闹温暖。

  

  


评论(2)
热度(5)